文章
  • 文章
  • 产品
  • 商铺
  • 社区
  • 视频
搜索
详细内容

莆仙婚俗‘坐龙轿’,据说源自顺治年间!

在莆仙婚俗中有很多有趣的地方,其中有一个叫‘坐龙轿’。“龙轿”在莆田也称为“新妇轿”,用木头制成,雕花镂空,轿顶四周插上4条纸质金色滚龙。

  古代莆仙女子出嫁,不论贵贱,都要坐一种雕有龙柱的花轿。据说,这种花轿是当时清朝皇族坐的。那么,为什么莆仙一带出嫁女能享有这种尊荣?

原来,清顺治年间,莆田黄石镇有一位穷秀才,姓彭名鹏。他还没有当官的时候,曾在仙游县游洋镇桥光村亦可楼当私塾老师。有一回,邻乡上院村有一个烧炭工的女儿叫徐姑,自小长得眉清目秀,芳容美貌早已传到十里八乡,待到二八芳龄,出嫁婚配给村中一个大户人家做媳妇。当竹轿抬至渭坑岭时,被一群慕名而来的恶少拦路强行揭帘窥视徐姑娘芳容,并当众戏弄侮辱一番。

山区的酒宴是在中午举行的。新娘被戏弄污辱的消息迅速传进村里,夫家是村中大户人家,觉得这是奇辱大耻,一时不让徐姑进入洞房,而是让轿子停靠在大埕边上,当众照办酒席宴请宾客。时年彭鹏正在村中教书,与新郎是莫逆之交,当天亦前来道喜。看到这种情况,便劝新郎此番做法不妥之处。大户人家哪把穷书生的话听进去,依然故我地向亲朋好友劝酒,一派喜乐景象。彭鹏想想也是,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不便再说什么,便早退回去。

话说不知过了多久,没能被迎入洞房的徐姑在竹轿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还梦见自己在皇宫中漫步,行至偏僻处,便觉得有点内急,突然一个侍女端来一个金尿盆前来侍候,自己见四下无人,就淋漓尽致地尿了起来……

“不得了,新娘子还未进洞房就被野汉子瞧过,现在又尿湿了裤子,真不吉利!”突然,竹轿外面人声鼎沸,徐姑被惊醒了,觉得这下丑相出大了。更令人扼腕的是,夫家认为黄道吉日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娘真是把夫家的脸面丢尽了。当下新郎将一纸休书拿到竹轿前,一把将徐姑拉出来递了给她。

徐姑觉得在渭坑岭被辱已是无脸见人,此番梦中遗尿竹轿又出洋相被休,更是无心做人,便跑出村里往一山塘奔来,扑通一声跳进水里。此时彭鹏因与新郎言语不合提前离席回私塾,刚好路过此地,眼见一袭红衣女子投水,便毫不犹豫地跳进水里搭救。上岸后一看是端庄秀丽的新娘,本来就有些同情她的遭遇,当他听到徐姑梦里遗尿一事,更觉得这是好兆头。当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一样的徐姑走投无路之际,彭鹏也不敢带回私塾,就连夜顺着兴化古驿道把她带回老家。因为未先禀告父母,只好把她寄居在亲戚家里。从此,彭鹏不敢再回到兴泰亦可楼教书,便安心在家读书,偶尔也去看望徐姑,一来二往,两个年轻人产生了好感,后经亲戚做媒,结为夫妻。 

成婚后,两人相亲相爱,不久,在徐姑的照顾下,潜心读书的彭鹏考中了举人,受知三河县。哪知三河县因黄河数次缺口,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难民生活十分穷苦。朝廷知道后,也多次派人修治,但收效甚微。年轻的县令彭鹏看到这个情况,心急如焚,每天奔波在黄河口上察看水情,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令徐姑十分爱怜。一日,徐姑问明了彭鹏治水无功是因河水流速过快,无法有效堵住缺口建设堰堤。从不干政的徐姑当下并不多说,却夜不能寝。

一天夜里,寝食难安的徐姑又为丈夫治水患的事冥思苦想中,迷迷糊糊地睡去了,隐约中见到离家多年的老父亲,挑着一担木炭经过一座田垅,突然脚下一滑,人和两只炭篮一起滚下山野,随之带来的是田埂散落,泥沙和石头一起涌向山下老父亲的方向,眼看形势十分不妙。但那些泥石流遇到上方炭篮的阻挡,分别向旁边快速流去,处于下方的老父亲却安然无恙。但还是把徐姑吓得一身冷汗,她从梦中惊醒后反而异常兴奋地推醒熟睡中的丈夫,高兴地说:“有了,有了……”

徐姑看着醒来的彭鹏定下神来,将刚才的梦象告诉了他,并开导她说:“搬一块石头去堵决口,水小易堵。如果遇到水流快速的决口,受力面积狭小的一块块小石头容易被水冲走。要是能把几块石头装在一个篮子里,重量大,受力宽,就不容易被水冲走了。”

彭鹏觉得有理,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就来到黄河一处小决口处做试验,果然不废周折就把决口堵住了!不到数月,施工人员按照此法把辖区的决口悉数堵住,邑民从此过上了无忧的日子。同时,彭鹏担心其中一个大决口时有隐患发生而未觉察,便在河堤上盖了一座凉亭,既用来加固堤岸,又可以让过往群众遮阳避雨,还可以让这些群众在休息中细致地观察河堤的安全,便于施政者时刻掌握堤岸的安全情况。

石筑的固堤,流水的官。建设河堤功在当代,安全护理利及千秋。亭子盖好以后,他还想继任者如果不重视河堤护理,最终千里堤岸,毁于一旦。便在亭子里设了皇上神位,四季香火奉祀,并自己率先带头勤政护堤,百姓口碑极好。 

不久,有人将年轻有为的彭鹏举荐给皇帝,顺治帝半信半疑,想起昔日朝廷花巨资却治理不好,如今从南方来了一个小小的县令,人生地不熟,居然就把黄河决口治服了,看来身手不凡。于是便微服私访来到三河县,一看堤岸严严实实,河渠疏浚畅通,堤外禾苗青青,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当皇帝走进亭子,里面竟然供奉自己的神位,香烟袅袅,喜乐融融。当下龙心大悦。回京后,立即宣彭鹏入京晋见。问:“三河口堤坝,爱卿用什么办法在短短几个月就修好了呢?” 

彭鹏就把徐姑用竹篓装石头,然后集中堵塞的办法和盘托出,顺治皇帝听了十分高兴,对皇后说:“女人也有智者啊……”皇后听了很是感动,就要求彭鹏带徐姑进宫让她瞧瞧。

皇后看见徐姑端庄大方,彬彬有礼,两人十分投缘,就留下陪自己一起吃饭。席间,各自有说有笑,气氛融洽。可尿频的徐姑此时老毛病又犯了,恳请皇后叫侍女带自己找厕所。正聊至高兴处,皇后当即令侍女端来一个金尿盆到隔间让徐姑用。

之后,徐姑言犹未尽地把当年自己坐在竹轿梦中遗尿的事一五一十地向皇后说了,并感慨万千地说有时梦是提前的预兆呢!皇后也惊讶她的神奇梦象,并高兴地对她说:“你早年坐竹轿受人欺辱,今天本宫特赐用龙轿送你回乡省亲,以彰显兴化女子贤淑惠德。”

徐姑坐着皇后特赐的龙轿返乡,光宗耀祖,无论是在黄石夫家,还是在上院(今涵江区庄边镇上院村)娘家,小伙们都把彭鹏当作榜样,图强发奋。那些待嫁闺中的少女,也都以徐姑能坐龙轿为荣。徐姑想起过去被恶少欺负的事情,心生感慨,便与丈夫商量决定今后凡有女子出嫁,就把龙轿借给别人。那些恶少看了,就不敢过来欺负了。时间一久,就成为了习惯。

据说,彭鹏后来官至给事中,徐姑也被封为诰命夫人。想不到当年桥光村的亦可楼招来彭鹏前来执教而成就了一段才子佳人的美满婚姻,无意中更沿袭成莆仙一种民俗风情。 (作者:林文坤)